但终于不再寄人篱下受气了

 地面砖展示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13 20:26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们家租住在郊区花园村一户人家东厢房里。记得1970年4月的一天晚上,姐姐带我上房顶,说今晚有特殊“天象”。不多时,天空中果然划过一颗亮点,隐约还能听到“东方红”的音乐声……这是小平房留给我的最美印象。然而,小平房实在太丑了,地面是黄土,连灰砖块都没铺,每扫一次地,都能撮起半簸箕土。老鼠还乱窜,母亲不得不将食物用个竹篮子吊在房梁下,即使这样,成精的老鼠也会从房梁顺着绳子爬进竹篮偷食。为此,家里养了一只大花猫,老鼠才消停。

  东厢房地势地,一到下雨地面的水往屋里倒流,房顶也漏雨,屋内变成了“水窖”。再这样待下去,房子有坍塌的危险。父母和姐姐急了,咱不能坐以待毙,于是借了辆小推车,一车就把家里仅有的家具被褥装上,拉到单位的“学习楼”。在这之前,姐姐早已“侦查”好,所谓学习楼,就是“造反派”文功武卫的阵地,三楼闲着一间大屋。我们连夜弄开门,把东西搬进去,忐忑地住了下来。第二天,就被看楼的人发现,几个人冲过来把我们的东西一股脑儿扔在楼道里,然后用大铁锁大钉子把门钉住。就这样,我们在楼道里住了半年。夏天还好过,冬天可惨了。楼道是公共场所,还要来往过人,没有门的“家”还叫家吗?姥爷从老家来,看到这情形说,不行咱捡砖头找个地儿自己盖间房吧。那咋行?大家异口同声说,你以为这是在乡下啊,说盖就盖。后来我们又弄开门,搬到大屋,又被撵出去,又搬进,单位管房子的无奈,决定扣母亲工资作为高价房费。那时母亲三班倒一个月才挣50元,他们要扣除24元做房费。

  1975年,单位盖了宿舍楼,给我们分了两间独立单间,好多人还羡慕呢。那时虽然没有双气,但终于不再寄人篱下受气了。我们在这里住了17年,我结婚生子之后,宿舍要改扩建,我们在外过渡两年后,我和爱人分得一套带双气的一居室,从此过上安稳日子。

  现如今,单位宿舍被列为老旧小区改造范围,我们也已乔迁到一套三室两厅两卫的大房子里,实现了从刚需到改善质与量的提升。从小平房到三居室,我们家的40年变迁,是整个社会的缩影。有房才算有家,安居才能乐业。开放的中国,人民幸福指数会像芝麻开花,节节攀升。